【流年】我的父亲有故事(散文)_江山文学网
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河南快3官网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我的父亲有故事(散文)

精品 【流年】我的父亲有故事(散文)


作者:绿雨如丝 秀才,2048.9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523发表时间:2019-06-30 14:05:00
摘要:父亲走了,走在青山绿水间。父亲的故事没走,也不会走,永远长在我心田。


   我常常想,故事,和说故事的,到底那个寿长?
   夏夜,庄户人迎来最惬意时光。秋桃树下,风摇,月的梦,碎了一地。父亲的梦,在故事中开始。
   “五花马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,上过四年私塾的父亲,肚里装满故事。他语调上扬,尾音悠长,一扫白天灰头土脸的疲惫,慢吞吞,文绉绉,以“五花马”打开主场。
   记忆中,父亲讲的故事,总是与马有关。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”,日行千里,夜走八百的赤兔马,在父亲嘴里鲜活。他手捶小腿,眼睛放光,口若打开的河,潺潺流动,颠覆母亲赋予他的“闷葫芦”形象。
   那时,五十岁出头的父亲,欣然雕琢光阴,将白月光披在头上,一闪一闪,温润而不刺眼。沟沟壑壑写满脸庞,平平仄仄,粗糙而不生硬。仿若他就是英勇善战的吕布,赤兔马,让他双腿加长,纵马驰骋,快意人生。
   可,事实是,父亲没有马,也不曾拥有马。但,父亲确实能得到一匹马,而且,是不用花一分钱的马。
   那是八十年代初,包产到户春风,掀动农村改革帷幕。生产队的集体所有,诸如土地、农具、车、马、树等,均以抓阄方式,划入各家各户。队里那几匹马,几头牛成了农户心中的热望。特别是那匹枣红马,耕田耙地拉活,样样精通,不惜力,还听话,更成了所有农户暗中争抢对象。
   大喇叭里吆喝:“晚上8:00队部集合,抓阄分配牲口。”别人早像二月春风,呼啦啦,刮向队部,父亲还如墙上古钟,嘀嗒嗒,永远匀速运动。
  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,总能放平心境,自己的事情,更是波澜不惊。
   其实,能有一匹马,于父亲真是雪中送炭。因为,长期田间劳作,泥里来,水里去,站着,蹲着,跪着,各种劳作之势,让父亲宁生生把腿部血管,修炼成一条条蚯蚓,就像古陶瓷物件上的冰裂纹。并且,挤兑起一个一个小包,棉花糖般,看着饱满,捏着松软。想想,不知付出怎样的蹂躏和耐心。
   更有,每年夏秋两季,父亲总被生产队加官进爵,晋升为“场主任”。场主任,其职责,一是把变成粒的粮食晒干,二是保证粮食安全。这个桂冠,一文不名,可,父亲却敝帚自珍。他知道,全队七百多张嘴,交国家的粮,完全攥在自己手上。
   粮场,游离于村庄之外,生存于田野之间。接受任务后,“场主任”,把粮场当情场,把粮食当情人。一天二十四小时,不离不弃,一日三餐,家里送饭。
   一日中午,奉母亲之命,送饭给父亲。童年时光,感觉那天的太阳,威严和森然。那天的麦场,又大又远。我怀着十二分不情愿,来到麦场。被满场金黄,刺得眼睛迷离。
   我的父亲,真傻!把自己和麦粒,以打开的方式,暴晒在毒辣辣的太阳下。他像拉磨的马,身体前倾,手推木锨,“叱喇叱喇”声中,麦粒如翻卷的浪,在父亲操纵下升华。我从父亲虔诚的神态,瀑布一样的汗水中,领悟,这是父亲与麦粒共放的曼妙时光。那声音高远,惊醒瞌睡的田野,惊飞打盹的鸟儿,也震慑我内心。只见父亲的肩膀,晒破皮处,露出粉红色肤质,云云朵朵。后背像是洒了尿碱,枝枝离离。我的父亲,被距今千年的白居易一语中的“足蒸暑土气,背灼炎天光”。
   晚上,陪伴父亲的除了清风繁星,看场的狗,瞌睡的灯外,还有安睡于田野的一冢冢沉寂的坟茔。
   脸白好看,面白好吃。大锅饭年代,肚子干瘪,偷粮啄米的不只是田鼠和麻雀,还有少数直立行走的高等动物。
   月黑风高,父亲早习惯于寂寞握手言和。夜半三更,他几次巡视粮场,犄角旮旯,细枝末节,是他关注的重点。每年这时,连续几月,囫囵觉于他告别。当他再一次完成巡行任务,刚刚打开《三国演义》,准备沉浸在赤兔马故事中时,一声声急促狗吠,响彻暗夜。
   父亲知道,有人来当铁拐李,伺机乘黑越货。他急忙连跑带喊,意即吓跑偷粮者。情急之下,却被一石块绊倒,“趴嚓”一声,夜感到了疼。膝盖流血,脚踝扭伤,他知道这是偷粮人使坏。昏黄的灯影里,几条熟悉的黑影,如离弦的箭,“嗖嗖”逃离。他拖着伤腿,一瘸一拐,继续沿场检查。黑暗中,又有一木棍横斜于地,受伤的脚,不慎踏踩,身子一歪,脚踝处,梅开二度,骨折了。
   印象中,父亲好像从没直白过他腿有啥不舒服。即便走路,也像他做人,努力保持端正姿态。可每逢天阴下雨,腿就肿胀如桶,“啪、啪、啪……”一声声击鼓般的敲打声中,我能感知,憋、闷、疼又来光顾他。
   腿伤之因,是父亲十多年后,在闲聊时无意提起,我才知道的。但他隐瞒了偷粮人名字。“咳!人之初,性本善。那个年代,人只有饿极了,或家里遇到难处,才偷鸡盗狗。就像神仙铁拐李偷锅换米,是为了救他挨饿的母亲一样。结果,还遭母亲训斥,又在天亮前物归原主。人呀!知错就改,善莫大也。”听听,我的父亲,满嘴“之、乎、者、也”,就像一件有故事的古董,发散出宽容柔和的光晕。
   父亲来到队部,人声吵吵,如煮沸的水。大桌子上,纸做的阄,虽默默无言,却如点着的火,气势汹汹。一只只手伸向纸阄,打开一看,有如愿以偿的欣喜,但大多是竹篮打水的空洞。毕竟僧多粥少,在现实面前,梦想苍白无力。
   父亲是最后抓阄的。他打开一看,“枣红马”三字,竟然闪亮入眼,就像雨天逢甘霖,肚饿有烧饼,正中心意。
   队部角落,有嘤嘤的抽泣声,父亲循声一瞅,烈属王大娘,为没抓到牲口伤感,王大爷在一旁,也有液体在眼眶打转。村民都知道,王大爷大儿子在部队服役时,为救落水儿童献出生命。他家分了十多亩地,其他几个孩子还没成年,家里缺失劳力,能有牲畜帮衬,对他家真是雨中送伞。
   其实,我家抓到枣红马,也不是锦上添花。同样,我家也分到十多亩地。我们兄妹七个,在外上学的上学,在家也还是上学的上学,也只有父亲一个劳力。并且,他腿有毛病,不会骑自行车,也没有自行车。包产到户分到的田,也像天空的云,东飘一块,西落一朵。春种秋收,种子,农具,那一样没有重量?父亲1.7米个头,一百二十多斤体重,九口之家,房屋失修需翻盖,儿子当婚,女儿当嫁,完全靠土地出力流汗,换取口粮和金钱。父亲应该清楚他肩上的分量,懂得牲畜的金贵。
   但,父亲就是父亲,他竟然决定,把枣红马让给王大爷。父亲语短,却拥有话语权。可,毕竟送马是大事,为避免母亲磨叽,以30元人民币交换。那匹高头大马,竟然这样掉价?
   从此,电影《青松岭》“长鞭哎,那个一呀甩哎,叭叭地响哎,哎咳依呀,赶着那大车,出了庄哎咳呀……”里的镜头,成了我们一家人眼中的海市蜃楼。父亲安慰我们,“救人一难,胜造七级浮屠”。呵呵!我的父亲,竟有嫁接词语本领。
   从此,父亲靠他的腿,急急行走于田间地头,肩挑手拿背扛,旋转的陀螺般,十几亩地,被他打理得条理分明,该红红,该白白,该黄黄。麦田、谷地、玉米,高梁、红薯、棉花,还有小杂粮,应用尽有。虽然,物种丰富,能解决温饱。但,产量有限,出产不多,虚假的繁荣。
   要想富,多栽树。竟然,八十年代中期,近甲子的父亲,有了双重身份,粮农兼果农。三亩水浇地,栽了苹果和梨树。父亲让在县城教书的二姐,买回果树栽培技术书。修剪、疏果、打药、施肥,父亲让书本当老师,俨然成了果树专家。
   苹果好吃,侍弄果树,却不好受,极其难受。
   夏日,太阳似烧红的木炭。药与水,要按比例调配。而水,要到离果树地三十米以外的水井去挑。我负责供水,父亲负责打药。我挑着水,在喧嚷的地里行走,浑身像洗了澡,大汗淋漓。父亲背着几十斤重的药壶,像背了太阳的平方,行走在喧嚷的土棱上,汗流浃背。“噗嗤噗嗤”农药从喷头中,以水雾形式打开,罩住父亲和果树。好看,却没有诗意。湿润,却带着刺鼻气味。一壶药,仅够打十几棵果树。一担水,只够三壶药用量。当我第四次挑起水桶,明晃晃的太阳让我投降,双目发黑,膝盖一软,栽倒在地。
   父亲,听到响声,回头,看我烂泥般瘫软。一边惊呼“英、英”,一边扔掉药壶,三步并作两步奔过来。扶起我,抱着我,又揉胳膊,又揉腿,迷蒙中,我看到他脸上有农药过敏,刚刚长出的红疙瘩,听到他鼻塞哽咽,父爱如水:“老天保佑,老天保佑,醒了醒了”的呢喃声。从此,父亲让我们一门心思上学,地里农活,他独揽。
   连续几年果树丰收,我家盖起七间瓦房。
   七间瓦房,是拆掉旧房改造的。旧房不利索,和住在我家后面隔着一条街的杜家有纠葛。纠葛源于一堵墙。这堵墙,是我家后墙,充当杜家影壁。这堵墙正中,有一“福”字,“福”字虽以砖雕特质呈现,但已体无完肤,缺胳膊少腿,只能算个残福。细细说来,我家的房是从公社农机站手里买的,杜家的房原是祠堂,是归公后又返还的。杜家和祠堂主人是本家,祠堂主人无后人,又远在外地,故馈赠给杜家。
   听来,世事无常,让红尘凡人,生如乱麻。村民热心,见我家拉砖备料,妄图抽开时光挽住的结,分成两派:“你家的后墙是我家的影壁”,“我家能买没后墙的房?”正方反方,议论纷纷,似在彩排。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似乎都有道理。好事者嘀咕,这两家是要唱出好戏?
   我的父亲,不动声色。他把工程队叫到墙前,“后墙不动,前移一米,再挖地基。”二哥年轻,心有不甘,“嗯!凭啥?”
   父亲眼睛一瞪,“千里修书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?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亏你还喝了那么多墨水,连三尺巷也不懂?去,回家念书去。”
   乡邻间,即将点燃的瓦斯,被父亲拨弄的云淡风轻,言高眼低的寒意,化为春花烂漫的温暖。
   父亲走了,走在青山绿水间。父亲的故事,没走,也不会走,永远长在我心田。

共 3652 字 1 页 河南快3官网1
转到
【编者按】作者由故事和说故事谁的寿长为话题,自然引出父亲的一生故事,而开篇则以“马”为契入点引出父亲的一生。他善于讲故事——和马有关的故事,故事中马鲜活了他辛苦劳作之余的时光,也让读者感受到父亲的博学多识。而父亲在土地承包之初,为困难烈属放弃自己抓阄得到自家也迫切需要的枣红马一事,更让人们感受到了他的善良与仁义。做“场主任”时整宿不睡巡视场院,十分敬业,捉拿盗粮者受伤却一直替使坏害自己者隐瞒其姓名,体贴他们的不易,展现了父亲的宽阔胸襟。腿脚不好的父亲怜爱幼小的孩子,勤苦劳作,担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,是一个有担当的慈父。当与邻居有了利益之争,他后退一步,并以名人“三尺巷”的故事家来说服孩子,宽容大度情怀令人起敬。作者以《我的父亲有故事》为题,一语双关,文题中的“有故事”既有父亲心中有众多历史故事之意,更深层地展示了父亲一生博学仁爱、善良宽容、勤劳厚道的故事。文章文笔凝练生动诗意,鲜活地刻画出一个伟岸的男人形象,相信他用生命写就的故事会在乡邻之中口口相传,流芳百世。精美佳作,倾情荐阅!【编辑:风逝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7010005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9-06-30 14:06:08
  感谢您将如此美文安放流年,墨香了读者的心田。
   祝福您!
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绿雨如丝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2 07:43:24
  谢风老师编辑。编按精准,正是我意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绿雨如丝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2 07:45:12
  祝福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逝水流年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2 23:09:55
  品文品人、倾听倾诉,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。
   灵魂对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。
   善待别人的文字,用心品读,认真品评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!
  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、优雅美丽的流年!
   恭喜,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!
   感谢赐稿流年,期待再次来稿,顺祝创作愉快!
爱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,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邓州徐君泽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3 09:39:52
  语言流畅,故事鲜活,人物生动,很有艺术感染力!喜欢,点赞!
共 3 条 1 页 河南快3官网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安徽快3官网 北京快3官网 pc蛋蛋 甘肃快3官网 pc蛋蛋 北京快3官网 pc蛋蛋 贵州快3官网 河南快3官网 贵州快3官网
安徽快3官网 北京快3官网 pc蛋蛋 甘肃快3官网 pc蛋蛋 北京快3官网 pc蛋蛋 贵州快3官网 河南快3官网 贵州快3官网